Back Forum Reply New

 換妳了

Total 5664 visitors since 2007-9-16 15:20. ★
他是一個胖胖的中年人,大大的啤酒肚、微禿的頭、雜亂的鬍渣再加上嚴重外露的鼻毛,一個標準的中年糟老頭。

        小優住在一樓,這棟公寓共有四層樓,房東正是剛剛說的那個中年老頭,他收房租時總是先爬上四樓,從四樓開始往一樓收,每當小優看到他上樓時,他總是會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笑說:「等一下就換妳了.....」

        很討厭,幾乎整棟公寓的房客都很討厭他,不,是全部的房客都很討厭他,他總是喜歡穿著一件小汗衫然後挺著他那圓鼓鼓的啤酒肚到處到每個人的房間裡客串,他總是說:「什麼!不讓我進去阿?你想清楚,我可是房東阿!」

        說穿了,他只是想到每個人的房間撈一些吃的東西罷了,順便叫房客幫他買啤酒,可想而知,他總是說:「什麼!不幫我買酒啊?你想清楚,我可是房東阿!」

        所以啦,誰會喜歡這樣的房東呢?

        這棟公寓總共住了四個人,在一樓的是小優,是大學生,在學校宿舍爆滿的情況下自己租屋住,雖然說這裡的房租不便宜,但在所有公寓中,這間是離學校最近的,為了方便,小優住了進來。

        在二樓的是阿翔,也是一名大學生,與小優同校,住進來的原因與小優一樣。

        三樓的是佩貞,一名上班族女性,年約二十八九歲,儘管面貌不如那些年輕女孩來的美,但不難觀察出她以前的確是個美人胚子。

        住在最高的四樓的,是阿宏,是一名水管工人,約三十歲,正值壯年。

        事情發生在一天早上,那個有著大啤酒肚的房東被發現死於自己的房間內,死狀相當悽慘,整個人被分成好幾塊,隨意丟落在房間四處,整間房間已經變成了鮮豔的紅色,伴隨著刺鼻的腐臭味。

        在小優從警察那裡得知房東慘死於房間的消息後,她輕輕說了聲:「死好。」

        故事的重點在房東死後的隔天,住在四樓的阿宏也被發現死於房間中,死法與房東一模一樣,屍體被分成數十塊,分散在房間各個角落,那些鮮血就不用說了.....唯一不一樣的是,阿宏的房門上赫然印上了一個血手印。

        「血手印阿!」小優顫抖的喝了一下手中的咖啡,希望能安靜下來。

        「安靜點!」阿翔斥道,他抬起頭看著天花板,似乎希望能在天花板上看出什麼答案來似的。

        佩貞則是整個人窩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

        阿翔突然長長嘆了一口氣,說:「血手印能代表什麼?搞不好是我們之間有人當天不小心按上去的!」

        「這不可能!」小優反駁道:「我們離開阿宏房間的時候明明都把手洗乾淨了!怎麼可能留下手印!」

        阿翔沉默,他又再度抬頭看著天花板。

        「都是阿宏那個笨蛋。」剛剛整個人都窩在椅子上的佩貞突然開口:「誰叫他決定要去自首,還要把我們給抖出來,害的我們還要把他也給殺了,哼,那個房東本來就該殺。」

        阿翔沒說話,他只是站起身來,往門口走去。

        「你去哪?」小優問。

        「回我自己的房間。」阿翔回答:「不管那血手印是怎麼來的了,反正警察也不知道他們倆個是我們殺的。」阿祥說完,走出了房門。

        「那我也要走了。」佩貞離開椅子,拿起桌上的一杯咖啡,一飲而盡,走了出去。

        整間房間只留下小優,她仍是繼續發著抖,她知道這件事不正常.....不正常.....

        隔天,警察仍是穿梭於公寓之中,是來繼續調查房與阿宏的事件的吧?小優心想。

        突然,阿翔從樓梯上驚慌的跑下來,拉住小優,說:「什麼也別說,進房去。」阿翔迅速的將小優拉到了小優的房間內,將門鎖上。

        「怎麼了?」小優一臉狐疑的問道。

        「是妳幹的吧?」阿翔問。

        「什麼?」

        「我說是不是妳幹的?」阿翔看著小優,一臉期待,期待著她說出「是我幹的。」這一句話。

        但,小優說:「什麼是不是我幹的?」

        「佩貞啊!」阿翔大吼:「佩貞死了啊!死在房間裡!門口還有一個血手印!」

        小優傻了,佩貞也死了。

        「不是我幹的。」小優搖頭。

        阿翔一聽到這句話,整個人無力的躺在沙發上,喃喃自語。

        小優坐到阿翔旁邊,問道:「阿翔,到底怎麼了?」

        「佩貞死了.....死法.....」阿翔說:「死法跟我們殺死房東跟阿宏時所用的手法一樣,整個人被撕裂開.....」

        「不要說了。」小優急忙制止了阿翔,她懂,出問題了。

        房東跟阿宏是她們殺的,那佩貞呢?既然不是她做的,也不是阿翔做的,那會是誰呢?

        「其實我昨天晚上有聽到敲門聲.....」阿翔緩緩說:「從樓上傳來的.....下一個.....恐怕就是我了.....」

        小優無言,現在實在沒什麼能說的。

         「優,今晚我可以住妳房間嗎?」阿翔問,他此刻的眼中充滿著恐懼。

        小優答應了,雖然她也懷疑著,懷疑阿翔騙她。

        晚上,到了十二點,阿翔與小優兩人膽戰心驚的坐在沙發上,緊張的盯著門,深怕等會會衝進來一個殺人怪物。

        到了一點,小優看看阿翔,他已經睡了,看來是不會有什麼事發生了,小優感到眼皮一個沉重,終於也睡著了。

        「啪!啪!」

        小優揉揉眼睛。

        「啪!啪!」

        聲音是從門口傳來的,有人在敲門。

        「誰阿?」小優大聲問道。

        「我來收房租!」門口傳來了房東的聲音。

        「嘖.....房租阿.....」小優迷迷糊糊的離開了沙發,準備開門。

        正在小優的手將轉開門把之際,一隻手從旁邊抓住了小優的手。

        「妳幹麻?」那是阿翔,他的臉色鐵青。

        「房東要來收房租.....阿!!」小優驚醒,她剛剛差點糊裡糊塗的開了門。

        「你是誰?」阿翔冷冷的對著門外的人問道。

        「我是房東阿!你們是怎樣!不讓我進去阿?」

        阿翔把眼睛移到鷹眼上。

        「阿翔,怎樣,看到什麼了?」小優輕輕拍了拍阿祥的背。

        不料,小優這一拍後,阿翔竟整個人向後倒去,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

        「阿翔?」小優輕輕的測了一下阿祥的呼吸,他竟然死了。

        「啪!啪!」

        敲門聲不斷傳來,小優知道那是什麼,那是房東用他那沾滿血跡的手掌拍打著門的聲音。

        「你走開阿阿阿阿!」小優大吼,她瘋狂的跑進去。

        不料,她才一回頭,就撞上了某個物體,一個圓圓的、軟軟的、沾滿鮮血有著腥臭味的啤酒肚。

        小優不敢抬頭,她知道,那個死了的房東正站在她的面前,死死盯著她看。

        房東慢慢的說了一句話。

        「換妳了.....」
Sample 4
Back Forum